佛系写手
ggad is real!
生活所迫,自割腿肉
渝城有善爬墙者就是我
在热圈也能萌上冷cp呢
 

【巍澜衍生】上流玩法-01

罗浮生x冯庸


分级:18+
有剧情,时间线和细节不可考,ooc属于我
ABO,撩完就跑,强制变合jian,内含dirty talk
A=天乾,B=中庸,O=地坤

 

 


今秋的雨水比往年少了许多,秋老虎兜头,四九城内外都罩在一片燥热的天气里,像在阳光下曝晒过的棉花,一不留神,就能燃起来半边天。
护城河的水位不知道比往年低了多少,人被热久了,就跟路边的花花草草一个样儿,走在街上蔫头耷脑的,整天都提不起什么精神。唯一笑咧了嘴的,就属那些冰窖厂厂长了。
这天儿才刚刚亮,却愣是把夜晚的凉爽赶了个干净,硬生生地把睡在被窝里的人闷出了一身汗。
冯庸是被热醒的,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正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纪,大清早一身臭汗,扔谁身上都不舒服。这厢刚准备脱衣服洗个冷水澡,那厢电话铃叮铃铃地响起来,似是掐准了他起床的这个点儿。
也就他发小,汉卿,能对他这么知根知底。
“喂,汉卿啊?”
“是我。怎么,你才起床?”
“要不是被热醒了,没准儿这个点儿我还在床上呢。说吧,大清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这可不算什么小事,‘十里洋场上海滩,三足鼎立许林洪’听过没有?洪义社的二当家罗浮生一路北上,昨天夜里刚到北平。今儿晚上六点,我爹做东,在福源居包场,还一定要我叫上小五子你一起来。”
“嘿,你说他这松江府的二把手上北平来干嘛啊?”
“我哪儿知道,再说谁知道我爹那老狐狸心里盘算着什么,到时候见了面就知道了。”

上海滩洪家帮的大当家也不知道罗浮生吃错了什么药,寻了个做生意的由头硬是要去北平。洪爷不放心,多问了一句,谁知道这上海滩让人闻风丧胆的玉面阎罗竟然满脸郝然地笑了下:“此番北上,不过为了一人。”
这场面,倒是看得洪爷啧啧称奇。当晚,罗浮生就带着手下,坐上了北上的渡轮。

京城没有上海滩那么绚烂的霓虹灯,但福源居门前的红灯笼下仍是热闹得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相比之下,福源居里面就冷清了许多。
原因只有一个,在四九城势力如日中天的张大帅,今儿晚上包了场。眼看着到了时间点,张大帅还没来,张学良看了冯庸一眼,示意他跟自己出去看看,刚走到楼下就碰上了他爹的副官。
副官说张大帅他军务繁忙,再加上有老辈在,年轻人玩不到一堆儿,他就不来了,让自家儿子好好招待贵客,别给怠慢了。
张学良没想到他爹找了这么个破理由,转身就将这个烂摊子甩给了自家儿子。张学良和冯庸对视一眼,在彼此眼里都看出了些许无奈。
“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冯庸拍了拍发小的肩,“走吧,汉卿,人家客人还坐在那儿呢,别让别人等急了。”

“罗少爷,您放心,今天到场的都是我朋友。”张学良端着酒杯,一一给罗浮生做介绍,“...这位是我发小。冯庸,你可以叫他冯老五。”
冯庸举起杯子向罗浮生抬抬手:“罗少,久仰大名,我先干为敬。”
罗浮生点点头,酒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目光落在人滑动的喉结上,又深沉了几分。
一场宴席,一群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兴趣相投,吃得是宾主尽欢。冯庸酒量不算太好,喝醉了却不上脸,面色寻常,只是一双有些迷离的眼睛出卖了他。
临了散场的时候,冯庸酒壮色胆,仗着没有外人在场,一屁股坐在了罗浮生旁边,一股淡淡的烟味含着几分辛辣顿时溢满罗浮生的鼻腔。
没想到,冯少爷的味道还有点呛人。
“罗少,这么些年,想必你南方的妞儿都吃腻了,要不今晚上跟兄弟我们一起去八大胡同乐呵乐呵?”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地坤?”罗浮生勾起唇角,兴味盎然地看着眼前的醉鬼。
“地坤怎么了?这都什么年代了,您不会还来前朝那一套吧?罗少爷可别看不起地坤,我们地坤也是可以上人的。”冯庸挑挑眉,想给罗浮生抛个媚眼,脚下一个没稳住,就往人怀里栽。坐在他身后的张学良眼疾手快地把人给扶住了:“罗少,别计较,他这人喝多了就这样,睡一觉起来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了。您才到北平,路上舟车劳顿,我让人送您回去休息。”
“不急,我在北平还要呆一段日子,下次再聚。”罗浮生撩起眼皮看了眼张学良揽在冯庸腰上的手,点了点头。


好极了,冯庸,以前的事,你喝了酒就忘没什么大不了,我记得就好。

以后的事,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再也忘不了。


穿梭在纸醉金迷的夜世界里,车窗外的光影投射在罗浮生的脸上,显得他的眼神更加晦暗不明。


罗浮生是个戏疯子,对面谈生意的也早就打探到了他这个癖好,他到北平的第三天,人家就把海棠戏院的票送了过来。

要说这京剧啊,在北平这儿听,才是原汁原味不是?
开演这天,是秋老虎这段日子里难得的秋高气爽的好日子。天空一碧如洗,微凉的风穿堂走巷,吹在身上,带走了不少热气。
“听来听去还是那些东西,我一个俗人,听不懂。你国文从小就比我好,对这些也感兴趣,你自己听就好,干嘛非拉着我去受这个罪?”张学良对这个戏痴发小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今儿可是当初名震前朝的落红生的徒弟首登舞台,汉卿你知道这票价被炒得多高?再说了,我一个人听,没人陪着多没意思,说什么你今天也要陪我去听这一出。”冯庸拉着发小的胳膊,企图“循循善诱”。
“而且有你在,我回去的晚点儿我爹也不会说啥。你才从奉天来这儿没两年,等看完戏我带你去个新鲜地熟悉熟悉,也让你知道知道海棠戏院的三楼是什么?”冯庸笑得耐人寻味,他就吃准了发小过不了情色这一关。
张学良知道冯庸这狐狸是看准了鱼儿下的钩儿,只得答应下来。
两人进了戏院直奔冯少爷二楼的包厢,刚坐下,两个风姿绰约的女子就靠了过来,娇俏的嗓音一口一个爷叫得人心都酥了。冯庸乐呵呵地揽了其中一个的腰肢搂在怀里坐着,向一旁的发小得意洋洋地扬起眉。
“怎样,汉卿,我这安排,合你胃口不?”
“相当满意。”

冯五爷是戏院的常客,也是熟客。
他瞧着戏单上没什么新鲜的,随口点了个《贵妃醉酒》,眼睛往下一瞟,恰巧看见罗浮生坐在楼下,便遣了人邀罗浮生到自己的包厢来看戏。
罗浮生一身正装,人又长得好看,翩翩公子俊俏异常,引得冯庸怀里的美人都多看了他好几眼。
冯庸倒是不介意自己的伴儿看别人,长得好看的人,谁都喜欢。
“罗少,好巧,没想到你今天也来看戏。”
“是挺巧的,我在上海滩也算是个老票友了,看到这有戏,自己又有空,索性来听听打发时间。”罗浮生扫了眼依偎在冯庸怀里的美人,“只是没想到冯公子喜欢这样看戏。”
罗浮生没有点破,只是眼神在冯庸和美人身上转了一圈,嘴角似笑非笑。
冯庸也是个聪明人,罗浮生话音刚落,马上毫不犹豫地卖队友:“这可不能怪我,要不是这么安排,汉卿他哪儿肯来陪我听戏。”
“冯老五……”张学良不愧是冯庸多年的好友,冯老五刚张嘴他就知道这个人要说什么屁话。
冯庸话音一转:“当然,美人作陪,再听一番美戏,岂不是一桩美事?”说完在美人脸上亲了一口,得到了一声来自美人的娇嗔。
“罗少,等会儿听完戏,我们再一起去乐呵乐呵?”
“好啊,到时候还需要冯公子引路。”罗浮生笑着应承下来。

“那是自然。”冯庸侧过脸看向戏台,错过了罗浮生眼底的深沉。




-tbc-

ps:写了2k字没写到车,生哥你不行.jpg

 

 

后续链接,点我上车:上流玩法-02

 
评论(21)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