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写手
ggad is real!
生活所迫,自割腿肉
渝城有善爬墙者就是我
在热圈也能萌上冷cp呢
 

民国随笔

看完冯庸的cut,脑补了3个段子。
第一个段子的后续应该是车。
随缘续写。

 

 

 

01

赵少爷用父辈积攒财产,修了这座雅致的小园。园内二层小楼的雕花木门从里锁着,朋友敲了几声,终是有人应了声。

一个面目俊朗的青年赤着上身,一脚跨在二楼的朱红栏杆上,冲下面抬抬头:“大早上的,干嘛呀?”

“你怎么还把门锁上了?快开门。”

“行吧,等着。”

丫鬟下楼开了门,沈巍随着朋友进了屋子。屋里焚着香,四处垂着红罗软帐,清晨的阳光透过层层红纱透进来,朦朦胧胧,多了几分旖旎。不像个少爷的正经住处,倒像是秦淮河畔那夜夜笙歌的销金窟。二楼的床嘎吱作响,震得一楼的天花板簌簌落下灰来。朋友捂着鼻子嗤笑一句:“啧,动静儿还挺大。”

不一会儿从楼上下来个人,沈巍背过身坐在镂雕的木椅上,闻声转过头去。

透着镂雕,隐隐绰绰地看见刚刚敞胸露怀的少爷理着衣衫从楼上下来,一身西式的衬衫半扣不扣罩在身上,露出一片深领的蜜色肌肤来,显然是刚从温柔乡里出来。

又见一个女子半露酥胸,系着腰带走下来,在少爷面前讨要银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花言巧语哄得赵少爷笑眯了眼睛。

“来,这边儿再亲一个。”

“下回有这事,爷再找我。”花娘拿了银子笑嘻嘻地亲了口赵少爷的脸。

沈巍转过头去,闭上眼,不敢再看,手指微微用力,扣住一旁的扶手。

“怎么,第一次见女人的那东西?”朋友打趣他。

沈巍笑了笑,红着耳尖,微点了一下头。

他知道,惹他脸红的不是花娘的那对俏生生的乳鸽,是那不经意间从衣领里流出的那抹蜜色还有方才仰望二楼时一瞥而过的两颗肉粒。

他想看着那抹蜜色染上绯红;想把两颗肉粒放在手心、含在嘴里把玩;想听着它们的主人在自己身下皱着眉呻吟出声。

很变态的想法。

对,沈巍知道,他就是变态。

“今儿个,我赵云澜帮你们探了个路,以后,就不要叫我小赵了,要叫老赵。”

“哟,那老赵你今儿探的是水路啊,还是旱路啊?”

“水路,谁tm走旱路啊,爷可没这爱好。”

赵少爷和朋友说着荤话笑成一团,沈巍眼睑微动,睁开了眼,站起身来:

“你好,初次见面,在下沈巍。”

“好名字啊,我,赵云澜。”

-tbc-



02

沈巍把车往赵宅门前一停,按了一声喇叭,搁大门里的阴影里窜出来个人影,三两下就坐上了副驾驶。

“我说沈巍,你家老爷子够疼你的呀,这车,今年新款,我磨了我爹好久他都不答应给我买一辆。”

“这车是我自己买的。”沈巍无奈地看了眼赵云澜。

“行吧,”赵小少爷双腿往上一翘,躺倒在座位上,“沈少爷,你说吧,咱俩今晚这是要私奔到哪啊?”

“德性。”沈巍嘴角含着笑,摇了摇头。

-tbc-



03

“别看他不说话,他可厉害着呢。”赵云澜存了心要借两个姑娘的手去逗沈巍。

“哟,真的?哪儿厉害了?”

“年纪轻轻,留洋回来的医学博士,厉不厉害?”

“那是厉害——”两个小姐赞叹道。

赵云澜看着沈巍还是一言不发:“唉,沈少爷,听见没有,人姑娘夸你呢。”

沈巍这才徐徐开了口:“我家夫人不喜欢别的女人恭维我。”

“哎哟哟,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青年才俊都结婚了啊?”

两位姑娘都顾着去问沈巍是谁摊上这么好的福气了,倒是没注意到赵云澜自己阴沟里翻船,暗自闹了个大红脸。

谁tm是你家夫人。

-tbc-


 

2018-07-27 /
标签: 巍澜
 
评论
 
热度(8)